梦参老和尚:金刚经(十二)

【无为福胜分第十一】

  

【须菩提。如恒河中所有沙数。如是沙等恒河。于意云何。是诸恒河沙。宁为多不。须菩提言。甚多。世尊。但诸恒河尚多无数。何况其沙。须菩提。我今实言告汝。若有善男子。善女人。以七宝满尔所恒河沙数三千大千世界。以用布施。得福多不。须菩提言。甚多。世尊。佛告须菩提。若善男子。善女人。于此经中。乃至受持四句偈等。为他人说。而此福德。胜前福德。】

  

【尊重正教分第十二】

  

【复次。须菩提。随说是经。乃至四句偈等。当知此处。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。皆应供养。如佛塔庙。何况有人尽能受持读诵。须菩提。当知是人成就最上第一希有之法。若是经典所在之处。即为有佛。若尊重弟子。】

  

【如法受持分第十三】

  

【尔时须菩提白佛言。世尊。当何名此经。我等云何奉持。佛告须菩提。是经名为金刚般若波罗蜜。以是名字。汝当奉持。所以者何。须菩提。佛说般若波罗蜜。则非般若波罗蜜。须菩提。于意云何。如来有所说法不。须菩提白佛言。世尊。如来无所说。须菩提。于意云何。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微尘。是为多不。须菩提言。甚多。世尊。须菩提。诸微尘。如来说非微尘。是名微尘。如来说世界。非世界。是名世界。须菩提。于意云何。可以三十二相见如来不。不也。世尊。何以故。如来说三十二相即是非相。是名三十二相。须菩提。若有善男子。善女人。以恒河沙等身命布施。若复有人。于此经中。乃至受持四句偈等。为他人说。其福甚多。】

  

【离相寂灭分第十四】

  

【尔时。须菩提闻说是经。深解义趣。涕泪悲泣。而白佛言。希有。世尊。佛说如是甚深经典。我从昔来。所得慧眼。未曾得闻如是之经。世尊。若复有人。得闻是经。信心清净。则生实相。当知是人。成就第一希有功德。世尊。是实相者。则是非相。是故如来说名实相。世尊。我今得闻如是经典。信解受持。不足为难。若当来世。后五百岁。其有众生。得闻是经。信解受持。是人则为第一希有。何以故。此人无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。所以者何。我相即是非相。人相众生相寿者相。即是非相。何以故。离一切诸相。则名诸佛。佛告须菩提。如是如是。若复有人。得闻是经。不惊不怖不畏。当知是人。甚为希有。何以故。须菩提。如来说第一波罗蜜。即非第一波罗蜜。是名第一波罗蜜。】

这段意思是如来破二乘人执着诸法的法相。这声闻人经过二十年的学修都是执着有的,因为他不知道一切法诸法本来空的空义,他还不能理解,都是依着文字、语言、音声,但是这个语言、音声、文字是假立的,是如来的方便善巧。现在听到金刚经说一切诸相不生、一切诸法不立,对他不能够进入,佛也一再地解说,解说的意思使他们能够放下执着,这个都是法执。但是就我们现在来说,我们这个地步还没做到,我们必须从执着达到不执着而达到解脱,我们还欠这步功夫呢!这个是破二乘人的,金刚会上都是阿罗汉,当时佛说法的时候,没有优婆塞、优婆夷,专给比丘众说的。因为佛说法是对机说的,专显现一切诸法本来空寂,所有的语言、文字是假安立的。现在金刚经把这个都破除,住相不,一切相不生,只要明心见性,当下成佛,进入般若义。二乘人,这些阿罗汉最初听到他是惊怖的,所以须菩提说如来说这甚深法,我从来没闻见。这些法是专对着善根菩萨说的,现在转小成大,要把这些个声闻人让他把以前一切法相,让他悟解知我说法如筏喻者。筏喻者,就是过河船,过河的筏子,你现在都过了,过了该丢掉了,还执着它们做什么呢?讲这个道理,让二乘人悟入。

佛自己说完再重复征释一下,恐怕还没有说尽,何以故?何以故就是为什么原因我这样说。须菩提,如来所说的法是随缘的,说波罗蜜即非波罗蜜。说的意思这是假名安立,语言假立的,说般若波罗蜜不是般若波罗蜜,但是你从说领悟到了,领悟到了就去行,行证得了,这个才是第一般若波罗蜜。举三的,一个是假名,一个是真实,最后是随缘,就是从真实而随缘。举一个例,六度,佛以下举的是忍辱度。

【须菩提。忍辱波罗蜜。如来说非忍辱波罗蜜。何以故。须菩提。如我昔为歌利王割截身体。我于尔时。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。何以故。我于往昔节节支解时。若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。应生嗔恨。须菩提。又念过去。于五百世作忍辱仙人。于尔所世。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。】

举个例来说才能说明问题,为什么我这样说。例如说忍辱波罗蜜即非忍辱波罗蜜。非就是遣除,佛说的忍辱波罗蜜不是忍辱波罗蜜。什么原因呢?佛从事上说,就是佛自己身受的,拿事实来说明,这些个闻者才能够进入。佛就拿自己往昔行菩萨道的时候,被歌利王来割截他的身体。在这个割截身体的时候,那时候佛的思想是什么思想呢?是空相,没有,什么都没有,没有我相、人相、众生相、寿者相。为什么?假使有我相、人相、众生相、寿者相有痛苦,有痛苦就有嗔恨,被伤害者的人那就有嗔恨心。没有我相、人相、众生相、寿者相,这就形容着没有我的身体被别人伤害,这就是无我相、无人相;还有一些法相,割截身体还有刀具,能伤者,被伤者,还有工具伤害者;就是没有四相。

假使要有这些个相,有这个相是什么情况呢?那就不是这情况了。佛又征启来说,就是进一步说,什么缘故说我被伤害时候,割截身体无我相、无人相、无众生相、无寿者相,怎么能说明这个问题证实我没有。在肢解时候而伤害我,这么一刀一刀割截我的时候,假使我有我相、人相、众生相、寿者相,我一定起烦恼,生嗔恨心。但是我没有,没有生烦恼,没有嗔恨心,为什么?因为证得了般若智。一切诸法都是无相法,证得无相法,没有我、人、众生,乃至于割截身体这个法相,这些四相都没有。这由于什么呢?般若智慧。以般若智慧观我空,伤害我的人也是空的,没有能害的,没有受害的,也没有这些个法,中间的刀具割截身体这些法相,没有这些相。因为要有这些相一定要生嗔恨心,不止生嗔恨心,还有当时痛苦。

这个问题我们可以证明。我们每个人病苦的时候,或者你自己感觉着很难过的时候,或者生病的时候,当然被人家割截时候不会有的了。假如被人伤害时候,或者脑壳痛,痛得很厉害的时候,你就把你这个观想观一观吧!观想什么呢?谁来感觉痛,能感觉痛的痛不痛?这个不是说我成道不成道,当时你能够转移目标,转移目标你痛苦马上就减轻,你找你那个感觉痛苦的,那个时感觉痛苦。感觉痛苦那个觉,它不痛。是两个。当你脑壳痛,你觉得脑壳痛这个觉,这个觉它本身不痛。你感觉每个部分痛,例如脑壳痛,你绝不会感觉脚痛,你只感觉脑壳痛,这个感觉这个觉它不痛。如果感觉觉这个觉痛的话,你不知道了。到什么程度?昏迷了,你痛的过厉害了,昏迷了,觉没有了。你平时的时候,你感觉着哪部分痛,害病哪部分痛,转移目标。转移目标就是你那个识把它转一下,你别专注重去了,愈痛愈痛。如果你思想想别的去了,想点你最欢喜的事,这都是转移目标,就是神经的系统转移目标,不是修道者所证得。我是拿这个作形容,如果你这样的功夫用久了,当你哪一痛的时候;为什么人一痛了,“阿弥陀佛、阿弥陀佛、阿弥陀佛”,想把痛加给阿弥陀佛上去了,这脑壳这一念,心里想到“阿弥陀佛、阿弥陀佛”,为什么?减轻那个痛。当你正痛的厉害,你想你最欢喜的事,人生都有自己最喜欢的事吧!一想想得手舞足蹈的,把这个痛就压下去了。但是你愈想痛,全神贯注,它是愈痛,痛得忍受不了。这是思想问题。

但是如来这个问题不是这个问题了,他已经证得了无我相、无人相、无众生相、无寿者相,谁来割截他?他把歌利大王观成是空的,他自身观成是空的,空对空,这个是什么?智慧。金刚经一说空的意思,就显你金刚般若波罗蜜的智慧,智慧里头无相。所以当你痛苦的时候,你这样观想,般若智慧里没有痛、也没有不痛。楞严经教授我们说“有觉觉痛,无痛痛觉”,你感觉痛的这个感觉不痛。因此你怎么能证到无我相、无人相、无众生相、无寿者相,寿者相咱们讲相续意思,就是你没有我相、没有人相、没有众生相,就没有相续了;就好比你被歌利大王割截时候,对佛那个时候他证得空了。我们被别人伤害没有证得的时候,你就观想我没有我这个肉体,也没有人来伤害我,也没有伤害、捆绑、吊打、割截身体,也没那刀具,一切相都没有。但是这个我们是办不到的,为啥?你是识,识是专门分别的,不是般若智慧,般若智慧就做得到了。

同时歌利大王来割截释迦牟尼佛的时候,他有个羞辱,不止他肉体,精神上有个羞辱你,被伤害者都是在羞辱当中,加毁,毁坏你,这是羞辱。一个人被别人伤害的时候,那就是羞辱。为什么要反抗?不忍受。我们可以看电视,看过敌方来伤害他的时候,特别日本人伤害中国人的时候,捆绑吊打这种现象在监狱里很多,各种刑具。那除了折磨肉体你之外,还有个侮辱你,那是伤害你精神,一切刑具伤害你肉体,这里含着羞辱。还有个人格问题,有些个侮辱没伤人的,叫你学狗叫、学猫叫,那是伤害你的人格;有些人他刚强,不被他伤害,反抗,那就给你肉体折磨。不论怎么样子,这都是俗谛的当中事;胜义谛当中,所以在释迦牟尼佛他被歌利大王伤害的时候,他没有,一切都没有。没有是什么?他把这一切法,凡所有相皆是虚妄,他把这有相观成无相,若见诸法的无相法,般若智慧了。

一般的说,这个属于观照般若。假使说你观想你的身体是空的,根本就没个身体存在,那一切伤害伤害到什么地方,不能加于空,那有痛苦吗?我刚才跟大家说当你有痛苦的时候,用你的觉照功夫,你观想谁感觉痛?为什么要痛?这是有相的,痛是有相的;但是你观照的时候,这是无相的了。我们就是不能够用观照,这个时候你观照找找,找找谁来感觉痛,能感觉痛那个它不痛。如果你恢复那个能感觉,这是所觉,所觉觉到痛,能觉到痛那个能觉不痛。但是这不是你一下子就能得到的,脑壳痛了你转移它,你精神不要完全注重在它那上面。为什么说念佛或者念经,就是转移目标了,你目标不着重它那身上了。

这个问题我跟大家以前好像讲过,一个医生治病,他接受这么一个病人当的瘩背,瘩背就是后背心背上烂,烂得没办法了,烂的那个肉都能看见他那心脏跳动,医生怎么治,没办法下药,他给他转移目标,这是医生的善巧。跟他说:你放心吧!你这个疮我很快给你治好。但是你这个疮要好的时候,你屁股上一定要长个疮,那个疮要一发作了,我没办法了,你注意别让那个肿,别让那个长疮。这个人回去了,他思想上他就恐怖了,他把这个瘩背疮他不注意了,就一天的从早到晚摸他那个屁股。好家伙,不到一天那屁股就长了一个疮,就红肿高大,愈长愈大,愈大还愈痛,想那去了。找到医生,医生说:没办法了,我只能给你敷敷药治疗一下,你回去吧!一天来换换药就行了。这个人全心全意都想到他屁股上这个疮了,他把那瘩背疮就忘了。隔了几天,他屁股的疮肿得特别高大,坐也坐不成,饭也吃不下去了,他请医生想办法。医生才跟他说:我现在把你命才救到了。他说:为什么?医生说:你那个瘩背疮烂得都快把心烂出来,药也不能上,治也不好,你全心的心力都注重那上去了,那是心火。你这屁股上肉厚得很,就是烂了几块也没关系,跟死亡远得很,离心脏很远。现在你那个瘩背已经长好,渐渐就好了。这个开个刀割了就好了,屁股肉厚得很,没关系。

我听到这个故事,我就想到我们佛经,你这妄想心常时的时候注重是贪嗔痴,你没办法转移。佛说戒定慧,用这个有相来对治那个有相。这个有相把那个有相对治完了,那个有相也不要要了,要也是累赘。所以佛说知我说法如法喻者,法尚应舍,何况非法。那个过河的筏子、过河的船帮助你过河,你过了河了,还背个船做什么?这都是说法的善巧,佛说法的善巧。你怎么能达到无我相、无人相、无众生相、无寿者相,你直接是进入不去,所以假些个善巧方便。但是金刚经就把这些善巧方便取消了,因为须菩提他们都学了二十年了,这千二百五十人都是大阿罗汉,常随众,所以佛现在给他们说般若经。对哪一会的当机众,般若经很多六百卷,对哪一类的众生说哪一类的般若,其实就是一个般若,你进入就好了。

像我们把它转移,怎么转移呢?把这个甚深法用在我们生活当中。像我刚才跟大家说的,或者哪生个疮,或者哪磕碰了,痛苦很厉害的时候,你转移目标。你愈注重它,它愈痛,甚至于睡不着觉,吃不下去饭。转移目标就是你心不去注意它,不要去管它。怎么转移呢?那你就用佛教导方法。但是这靠信心,所以为什么我们学哪一法先要你建立信心,有信心了,相信无我、无人、无众生、无寿者,相信一切有相的都是虚妄的,有相的必定消灭。无相的呢?无相它不是生灭,没有个能消灭无相的,也没有一个所消灭的相,相就是无相,认性不认相,这就是修见性法门。见性法门是灭一切相,见一切智,这个就是般若智慧。

【是故须菩提。菩萨应离一切相。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。不应住色生心。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。应生无所住心。若心有住。即为非住。】

所以佛到这个时候跟须菩提说,是故须菩提,是故就是因为以上这个无我相、无人相、无众生相、无寿者相,以这个缘故,须菩提你应当知道,菩萨应该离一切相,不要在相上取。因为有相是变化的,无相是没有变化的。

所以有人问我,上回,前年吧?演林黛玉那个演员,她跟她一家到我这来受三皈,她已经三十都快四十岁了,小孩都很大了。我就跟他们大家讲,我说你看她化妆林黛玉的时候,在舞台上她不是像十、七八岁的年轻人吗?现在她到这来受三皈的时候,你看她这个样子,还是舞台上那个林黛玉吗?那个是假的,大家都认识到不是真的,我说这个也是假的。后来她跟净空法师出家了,在香港。出了家之后,没有一年,不到一年就死了,现在演林黛玉那个已经死了。她演员化妆时是假相,谁都知道那是假相,但是当时你并不认为是假相,她这个还是个女的呢!中国的四大名旦梅兰芳都六十多岁了,他要下了妆满脸大胡子,连毛胡子,每逢上演上台时候就刮刮胡子。他化的是十七、八岁姑娘,美女,你能认识吗?他在舞台上,你认识吗?那是假相,不是真的,他的肉体的真的也是假的。如果你这样认识了,还哪有什么痛?所以你这个身体是个假的,不是你。那我又在哪里呢?这明白了,知道我了,真我了,那就叫开悟,那个是无相的我,不是有相的我。我想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,真真假假。

你看我们这些个比丘尼道友,你看他道貌岸然的,如果他化个妆,咱们那不也是作歌唱也表演过吗?等那时候化妆就不是他了。你看见不那一样的吗?这个个人的你也可知道。你常时这样想就能够去我相,也可去人相。所以世间上的美和丑这个没有标准的,一般人的什么四大美女,谁美?谁爱她,他就认为她很美,不爱她的认为很丑,没有标准的。因为大家看惯了人相,没看过鬼相,他要化妆一个鬼,你很害怕,都是鬼他就没有恐怖了。这些相你平常自己去分析去,特别是演剧舞台上,下了舞台看,都是人的假相,这都是叫假相。你从这个变化当中,你知道人相是假的。我看那狮子舞,把人变成狮子。我以前跟人开玩笑,皇帝,咱们中国皇帝都是龙,都是变成龙,称他的是龙。龙是畜生,假使你对哪个皇帝说你这个畜生,他不杀你脑壳才怪,你骂他畜生。你要说他是龙,他高兴了。龙是畜生,畜生道。

因此这些相,我为什么说这么多,你不分析,你就有执着;你分析了之后,你就认识了。认识什么?相是变化,变化、变化没有了。人生也就百十来年,中间一年你照一张相片,一年一样,哪有个我,在哪呢?在哪个相上?无常!但是金刚经不这样讲,它顿现的。不是我们讲小乘教义去一个一个分析,不,它直接看性体,明心就行了,明心就灭一切相,相灭了心才现,心也就明了。因为我们让种种相把我们心障碍住了,所以智慧开不了,那个相就是那些执着,一天想吧!我们执着有好多,没完没了的。说:你放下吧!放下吧!就是放不下。好多人到死还不明白,还在放不下,心里还在想,所以说不要去胡思乱想。像我们过去一个在家的居士道友叫张无尽,他悟得之后他说四句偈,不要去断妄想,“断除妄想重增病”,你有心断妄想又增加一个断妄想的病;“趣向真如亦是邪”,假使你有个心去证得真如、趣向真如,这也是邪知邪见。这两句话是让你明,以金刚经的含义说让你明了,让你明了什么?一切是真空的,你不要在真空随缘义上去分别、去执着,直接达到诸法无相,无我相、无人相、无众生相、无寿者相,进入真空性体。

金刚经处处显,显什么?显般若义。但是有人读金刚经,把金刚经又执着了。本来金刚经告诉你别执着一切相,那你又执着到金刚经了。众生是佛说一切法,说到哪众生执着到哪、说到哪众生执着到哪。金刚经本来是无相的,他不去学无相的部分,他说金刚经功德最大了,念一部金刚经,金刚经上说的功德无量;他始终是放不下有,总在有的方面打主意,他不在空理上去打主意。头两天吧!有个人问我:老和尚,你现在讲金刚经,为什么你们还在修庙,庙不是有相的吗?我说:我们不修庙不修房子,我们住到哪去?我们住在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上?我说佛说法是圆融的,你要是这样的执着,那佛的法就不要弘了。

大家一定要知道,佛是对机说法。诸法是因为因缘生的,也因为因缘灭,因缘灭的时候就是金刚经,因缘生的时候就是阿弥陀经,很多啦!般若,般若经是遣灭以前的。阿含经讲了十二年,方等经讲了八年,阿含十二,方等八,这二十年好多人都证得了,像这千二百五十人了了生死了;好多人明白这是生灭法,不要去贪着,对于“财色名食睡,地狱五条根”都把它断了,不下地狱了;但是不下地狱,还得成佛呀!要成佛就念金刚经。有些人念金刚经不注重空的那边,因为金刚经功德太大,他还是注重功德那面,还是注重有的方面。

学法最主要的就是去执,不要执着。其实佛说金刚经在方等部里头都有,阿含部里头也有,看你怎么认识吧!说这一句话能把它分成小教、始教、终教、顿教、圆教,小、始、终、顿、圆,一句话就离开五教。为什么?你认识不同、观感不同,同是一样认识。比如我们吃饭很简单,没有一个人不懂得,哪怕小孩子他也知道吃饭,饿了叫唤,他要哭,不会说话,他会哭,叫饿了,谁都知道。但是吃饭很难,就是吃饭可以拿五教分,也可以拿四教分,你怎么吃的,他怎么吃的,随便哪件生活的事,就看你怎么用心。文殊师利菩萨教我们“善用其心”,这四个字就是般若,你把你心用到般若去,凡是般若智慧是以文殊师利为主的,不论在哪部经里讲,文殊师利就是表智慧。般若本身就是智慧,学金刚经就是从一切有相之中认识无相。人家经常说若见诸相无相则见如来,但是也要见相,是真实相,不是虚妄相。但是真实相很难,非得到了八、九、十地,现相、转相,真实相,就是业相,现、转、业。大乘起信论上讲得很多,我们无着一切相,无我相、无人相、无众生相、无寿者相,它最深的是业、转、现,业相、转相、现相,这是八、九、十地菩萨断,断了才能进入佛地;就是咱们华严经讲十一地,弥勒菩萨那一地。因此这个无我相、无人相、无众生相、无寿者相,它的层次还是很深的。

是故须菩提,应该知道菩萨要想成佛的话,应该离一切相,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,无上正等正觉心。无上正等正觉是不是有相的呢?无相的,菩提心要觉悟到这个程度了才能够成佛。但是我们最初下手怎么办?不应住色生心,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;就是在六尘的境界你不要贪恋、不要起执着。但是我们凡夫要离开境界,离开色声香味触法,没有捞沫了,那是断灭空。当你心不住境界相的时候,不住“色声香味触法”相的时候,心还能生吗?这是答覆须菩提问云何住心、云何生心,生就是降伏,我们怎么能够把心降伏住,怎能使我心住下来,这就正式答覆他了,佛就正式答覆他了。以前是分析,菩萨要是对一切相上头都要离开,不住色生心,不住声香味触法生心。那怎么样呢?应生无所住心。他问如何住?无住,无住就是无相,无相就是空,空就是般若。正因为你心有住,你住在什么地方?住色生心,住声香味触法生心,就是凡夫脱离不了。不住色声香味触法生心,他住在法上,依着佛所教导的法上,这一切都是虚妄的,但是法是真实的。所以破除他,那个法是过河用的筏子、用的船,那个也应当丢掉,把这个执着换成那个执着,佛才说不应当住色生心。

【是故佛说菩萨心不应住色布施。须菩提。菩萨为利益一切众生故。应如是布施。】

佛所说的六度:布施、持戒、忍辱、精进、禅定、智慧,都是因为有住分别的。无住了,当你布施时候行布施度,布施波罗蜜,怎么样达到般若波罗蜜?布施度不住,就三轮体空,不住色布施,不是色相的。我们都是色相布施,以物质为布施;以法布施,我念部经布施,又住到经上头去了,经也是属于色法。布施如是,持戒、忍辱、精进、禅定、智慧都是这样子,离开色。离开色叫离开声香味触法,离开六尘境界,不要执着境界相。谁来执着境界相?六根,眼耳鼻舌身意。这中间还有个法,这叫十八界,六根、六尘、六识。中间还有个分别,因为根对色的时候没有分别相,根对色,眼睛看见色它没有什么青红赤白;你能够看见青红赤白的,这个中间加个识。根对尘,六根对六尘中间加个六识,这叫十八界。菩萨不住色布施,也不住六尘境界,也没有能施者,也没个受施者,这样才真正的能利益众生,这才叫真正的布施。

因此你那个心住就是非住,不应住的住,住不住,有六尘境界变化,你的心也在变化,所以似有住而非住,三个都不存在了。咱们说菩萨他做好事,行布施,供养给众生,他没有能施的物,也没有受施者,谁来领受你的布施,也没个能布施的人,这叫三轮体空,能施者、受施者、中间所施的财物都没有,这叫非住,这叫无所住。因此在你行布施度的时候供养给众生,散你的七宝财物的时候,不应住色布施,不要住在相上,就是施无所施,没有能施者,没有受施者,没有所施之物,这样来布施。

菩萨为利益一切众生故,应如是布施。假使要心有所住,咱们从现相上说,这个物质有限的,无住无限的。无住就是这个东西大小、方圆、多少,一切没有相,没有住,无量。既无有受施者,所施的遍法界,能施的物质遍法界,你施者(能施的人)心包虚空,无量,三个都无量。假使要心有住,非住,那个住不是住。为什么?不是非所应住,不该住的不要住,住不住。住在哪?住在功德上。咱们说功德、供养或者修塔寺,功德是什么样?是什么相?咱们念一部金刚经功德无量,这无量相是什么相?要有相可就不是无量了,因为无相才无量。意思就说你不执着,不执着是普遍的,执着是点,一执着就住在一个点上,不执着普遍。例如供养僧,这是你意供,你能看见那些大阿罗汉、诸大菩萨来应供?你见不到,无相。假使说我们在供养的时候,你心里观想尽虚空遍法界所有一切众生,这是无相的。你一执着,我只是供养普寿寺的,这就是有相。你这不执着,不止五台山了,不止娑婆世界,咱们一观想就三千大千世界,也不止三千大千世界。咱们生到极乐世界去,你清晨早晨吃饭以前到十万亿佛国土去,十万亿三千大千世界供养完了,又回到了极乐世界用早斋,这就是心力,一作意就是的了。

我们可以这样观想,你自己想,就是我们现在,你这一作意阿弥陀佛在讲金刚经,南方不动世界讲金刚经,药师琉璃光讲金刚经,一作意你心里想,哇!那听经的人多得很,你想像的。你可以从近处想到远处,一作意你到上海了,到了美国纽约了,到了曼哈顿了,曼哈顿是纽约最繁, 华的一个街道。假使你没去过,你想得到吗?我们想极乐世界那个想的,你看见画面上印刷那极乐世界图,要极乐世界是那样子可就糟糕了,不是那样子的,那不微妙。你想到最微妙的,恐怕你们没做过这个梦,我们在梦中见那个境界恐怕真是你惊奇的不可思议,没有见到过。假使说我们把那个青海跟西藏交界的,就是玉树囊千,那些个老百姓叫牛毛藏巴,他一生都没见过房子的,你把他运到大陆到上海看一下,那他感惊奇的他吓傻了,他就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。咱们也如是,当你作梦到那些个极微妙的地方,那你心情也就是。可别梦见下地狱,那可吓死你。也梦到过,梦见恶鬼的,梦见那些什么的都是。但是作梦的时候你不知道是作梦,你醒了,恐怖的你会吓一身汗。梦是真的、是假的?把这个研究通了就知道了,心无所住;心要有所住,不通的。

我曾就遇到一个他作梦,他准备明天他们家要办事情,把那缸水都挑满,今天就计算明天早晨我要早点挑水,早起一个钟头去挑水。夜间作梦他就挑水去了,他早晨一醒的时候想去挑水,一下床看鞋都是湿的,水缸都满的,他才想起了他晚上起来挑水,他是作梦,你说是真的、是假的?你说假的,他水缸满了。你说真的,他在作梦。咱们人现在的生活也是一样的,经常的到现在也没有醒,还在作梦。我就研究这个梦,现在我也没明白梦是真的、假的?是假的,变成事实;你说真的,是作梦,有些不是事实。你们作梦成道了,做过这个梦吗?梦见自己成道了,到处去招摇撞骗,我可成就了,这一下我方便自在了;醒了是个梦,还是没有成。

你要观一切法,所以金刚经后头“如梦幻泡影”得这样观。咱们现在生活当中,咱们现在以为这是真实的,其实全是假的,没有一样真实的。这个我想我们有些道友是信,恐怕多数人还不信。为什么?假使你信了,人家骂你也好,你受气也好,出点什么灾害也好,你心里观想这是假的,跟现相一样。这就是我最初开始跟大家说的有觉觉痛,那个痛不是真实的,是你帮它的忙,你愈感觉痛,痛得愈厉害。假使你放下不在乎,它也就不痛了,没那么严重。这个例子很多,每个人可以试验。

【如来说一切诸相。即是非相。又说一切众生。即非众生。】

所以如来说一切诸相,全是假的,即是非相,相即无相。又说一切众生,即非众生。我们可以把这个做小一点,我可不是我,我看谁也不信;我不是我,他也不是他,你也不是你,我、你、他没有。可以转换目标,我变成你了,你变成他了,他又变成我了,就这么随时变换。今生我是男的,来生我是女的,我最近看那个写科学论断的因果,就是能转好几生。如果拿金刚经讲很容易通,但是你讲因果报应的时候,有些人不信。他是女的,他转到这家来是男的,他还认为他是女的,他还找他原来的家庭,他到他那家庭去拿东西,哪个东西在哪他清楚得很;但是他现在是几岁的小孩,他死的时候五、六十岁了。当时论证,现在时候欧美科学家研究这个问题。我说他研究顶好研究研究般若经,那在社会学问里头研究研究不出来,影子都没得。

现在科学发达能帮助我们认识一切诸法全是虚妄,若看一切诸法没有一切诸法,一切诸相即是非相,凡是有相,皆是虚妄,若见诸相非相,那才是见到真实了。因为这几句话你很不好印证,如来说一切诸相即是非相,又说一切众生即非众生。说众生非众生,这个你跟人家说,人家信吗?说:你不是你,他信吗?他不信。说:你是他、他是你,你可以信吗?这类故事很多了。借尸还魂,藉人家肉体,他进入另一个人肉体,他把他本来的肉体失掉了,另一个肉体的主宰者,另一个肉体的灵魂,那就有斗争,你占了他的肉体了。梦中他进入他的体了,他那个灵魂回来,他身体没有了,这类社会上现象很有的。但是要能来领会能明白一切诸相即是非相,所有你看见一切相都不是真实的,假的,没有的显现,显现的又没有了。特别在有情的当中,你不容易相信;无情的当中,你可以相信。我们每天讲经,以前讲时没有前头这个供桌,你今天出来这么一个供桌,我来我一看,喔,可能是观音圣诞十九没有撤的,明天可能一撤没有了。这很多现相,今天有,明天就没有了;明天有,后天没有了。有些人今天遇到了,这说长远一点,明年你遇不到了,他死了,很快就消失,很快又冒出来了,就这样生生灭灭、灭灭生生,哪有一个真的,一切都没有。

所以如来说一切诸相即是非相,这个说法不是等它灭了才说它非相,就是现在在它相上说非相;就是一切众生存在,一切众生即非众生,后头还有一句是名众生,这样来定的众生标准。一切诸法不生,不生就不灭了;一切诸法生,生了就一定要灭,有生必有灭,有成必有坏。但是我们生的时候欢喜,消灭的时候就悲哀,你懂得这个道理了,生也没什么欢喜,消灭也没什么悲哀,本来就是不生不灭的。但是这个得要你思惟,从文字上不行的,文字是不能解决问题。你把这个义理,就是我们刚才说的,你感觉着痛,本来没有痛、也没有个不痛,只是你感觉而已。你很痛的时候,别人看见你,他也不知道你的痛;但是别人痛的时候,你也感觉不到别人痛。等你感觉到一切众生痛苦的时候,你认识到一切众生痛。但是能认知这个不痛,一切众生苦你感觉着没有,没有苦。那得众生不生,生的不生,还什么苦?不生也就不灭,一切法又翻过来对着说,这样真正进入空相。你看着有形有色的这个相在,它变了,没有了。比方我们现在中间这供桌,明天可能就没有了,今天还没拆除。相随时变,因为它是生灭法。我们现在是讲的不生不灭,什么呢?智慧,只能用迷悟来代替。一切众生跟佛同体的、平等的,就是迷悟之差别,迷了就不平等了,悟了就平等了。这个道理得靠思惟。

一切诸相即是非相,一切众生即非众生,从文字上你怎么解释你也没办法进入。但是你观照,你想,为什么佛说一切诸相非相?如何说一切众生即非众生?这叫参了。参就是你观,观再变化一点思惟修,想,想什么?想空义,诸法是在空中建的,让它还归于空。你这样经常修行,虽然不能成佛,像我刚才说的痛苦你能减少。老了的时候,你也这样观想观想我还年轻,你别认为老了,认为老了爬不起来了。我还年轻,经常想还行,还行就行;你想不行了,精神上先就失落了,那你肉体没办法支持,这是精神变物质。好好想吧!今天就讲到这里。

【须菩提。如来是真语者。实语者。如语者。不诳语者。不异语者。】

上段经文佛给须菩提说要发菩提心的时候要离开一切相,但是一切众生心都是见着境界相才发心,譬如到寺庙里头看见三宝或者看见男女师父形相而发心的。上段经文佛告诉说要离开一切相,相即非相,要离相而发心,因此佛再嘱咐须菩提如来所说的法是真实的,所有说的语言是真实的语言,是称实而说的所以叫实语;如语是指法性说的,如如不动的,不是虚诳的。一切菩提都是离体离言,在其他经论上叫离言真如,但是这种甚深的法人家不容易信,不但不信而有怀疑。所以佛才一再说如来说的话是真实的,是如如不动,如实说的、如理说的,没有虚妄。就是再嘱咐未来的一切众生,要信如来的真实话,这都是劝信的话。

前经文一再说在末法时代后五百岁的时候,众生对于甚深的法不容易进入,真理不是虚妄的,不容易进入。在唐代的时代,对于学甚深般若法的门,都称义学沙门。义学沙门就是离开一切经文,专追求它的义理,不论在事上说,在理上容易进入了,一切事都是理、都是实相,言说是没有实义,但言说是显实义的、是显实相的。佛所说的法随众生机都是真实的,没有虚诳的。有的佛在前段说,例如说在说阿含的时候就说的世间相,到般若时候说的离开世间相,好像前后所说的不同,好像佛的语言前头说的一样,后头说的又是一样,好像有差异。实,佛是对机说的,不异的,没有变化,是应机而说法的。这都是劝众生信,学到这个法的时候不要起执着知见,要把你那妄心、妄念、虚妄的分别停歇下来。

【须菩提。如来所得法。此法无实无虚。】

完了佛又嘱咐须菩提,须菩提,如来说的法都是自己所证得的,就是如来所得法,此法无实无虚。为什么这样说呢?因为它是空的、寂静的,所以说无实无虚。空的,不是找个实体,要找个物质的实体没有,性体是无体的。所以就是如来,他的体本来是如,如不是虚妄,如如不动。但是你要执着发菩提心,实在有个什么样子、有个什么实体,这是错误的,没有,这是执着知见,不能入如来的法。如来所得的法无实无虚,无实的意思,因为法体是空寂的,空寂的你要找个相,没有,找相就是执着。所以言其实无相可得,这就叫实,无相可得叫实。佛所说一切法有没一个处?就是这实体,法性的性体,究竟在什么地方。既无相也无处,无相可得,还找它什么处处呢?那就是假的了;它又不是假的,但是随体而产生的妙用。因为我们讲过大方广佛华严经,这个大家很容易理解,理解什么呢?体,理解这个实体,你说它虚的,遍法界尽虚空界,一切众生都得到利益,不虚!你说实有的,无相可得,离开言语,离开心缘相,离开思惟的心缘叫不可得,不可以说有。说有,说无,说亦有亦无,说非有非无,离开这四句都是错误的。解释这法性理体叫离四句绝百非,离开你言说相,离开心里的思惟相,一有言说、一有思惟就是执着,这就叫执着。但是须菩提请问佛的时候,云何降伏这个心,云何住这个心,佛就告诉他如是降伏如是住。我们下文再进一步说,重新又解释。

【须菩提。若菩萨心住于法而行布施。如人入暗。则无所见。若菩萨心不住法而行布施。如人有目。日光明照。见种种色。】

须菩提,假使菩萨心住于法上,或者住到财物上,住在人的关系上,心住于法来布施。但是我们众生心都是看见这个人很苦,对这个人产生一种怜悯心、悲心,乃至于施给他财物,如果有这种的用心法,这叫住法而行布施。心住于法而行布施,这就譬如一个人到了暗室里头去,黑暗没有光明的,你还能看见什么吗?那么行布施应当怎么布施呢?心不住于法,没有个能施者,也没有个受施者,也没有所施的物质,这叫三轮体空的布施。假使一起执着,再一执着你所布施的相,有没有功德?有,但是这个很小了,不合乎于金刚义,那就有执着,执着人,执着法,总之就是法执。假使一个人他的眼睛是很好的,没有病,再加上太阳的光,加日月光明,加三光,能够见种种色。如果眼睛有病的人,就有日月三光他也见不到,盲者见不到。执着法布施,就如盲者一样的。

【须菩提。当来之世。若有善男子。善女人。能于此经受持读诵。则为如来以佛智慧。悉知是人。悉见是人。皆得成就无量无边功德。】

须菩提,当来之世;当时佛跟须菩提说法,这个当来就是指未来。若有善男子、善女人,能于此经受持读诵,则为如来以佛智慧,悉知是人,悉见是人,皆得成就无量无边的功德,这个是赞叹能够受持金刚般若波罗蜜的这个众生。受持,就是持、领受,领受了之后把它持之不舍,就叫受持。受持的方法就是读经,读就是修行,读诵大乘就是修行,特别专说,因为咱们讲的是般若波罗蜜经。读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的人,则为如来以佛智慧,悉知是人,悉见是人,这个含义是这个读经的行者,受到佛的加持,佛知道你了,也看见你在诵经,皆得成就无量无边功德。

这段经文有一段重要的含义,我们读经、读金刚经算不算是执着?佛上面都遣,不要执着。读经,能读的人,所读的经典的法,而且你又发愿持之不舍,耽误了要一天没读,你心里就难过,或者是你不会不读的,坚持受持。因为读经的时候要对照,对照什么呢?让它照亮你的心,这个不是执着。为什么?它能使你的心趣向于真如,把你一切的执着,以读经的功德把它执着消灭掉。而且你要求财富,求什么功德,金刚经是最大的,虚处求实,在那个虚处求真实,虚处才有真实。好比这有个杯子,你在这杯子求个毛巾,不行啦!这有实物了。如果你求的是虚的,求杯子也好,求毛巾也好,求什么得什么,又不执着一样。这以下全讲的受持金刚经的功德,劝你入,你从文字般若入到义理的般若,文字里必有含义,从文字了达实义,从实义而能证得,证得的如来般若波罗蜜,所以佛赞叹受持经的功德。这不是顽虚空,也不是断灭空。原来佛怕一切众生落到断灭空,说你受持金刚经绝不会落到断灭空,也不会执着实有,这叫中道义。
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

佛教专题
如来网| 烧香图解| 观音灵签| 我要拜佛| 我要烧香| 我要祈福| 我要忏悔| 我要祭祀| 我要禄位| 我要算命| 我要放生|
Copyright@2003-2016 中国如来网-佛教网 All Rights Reserved Gzip enabled
愿以此功德,庄严佛净土。上报四重恩,下济三途苦。若有见闻者,悉发菩提心。尽此一报身,同生极乐国。
本站为教育性、非赢利性、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网,本站文章资料如有侵犯您的权利,请QQ(3630899)留言删除